拒绝线下相亲、渴望以以及网络奔现 年轻人要想何样谈这场恋爱?

  • 时间:
  • 浏览:9

欢迎关注《创世纪》微信订阅号:思那创世纪

文/左安

来源:懂笔记(ID:东东_笔记)

“回来了?疫情应该没问题。最好是回来。”

姚明之前已经拒绝过几次了,但在2月10日(元旦29日)晚上,肖旭的母亲仍然打电话问她计划在上海过年的儿子是否可以回老家。毕竟江苏泰州,从上海坐高铁只要三个小时。

肖旭毫不犹豫地决定留在上海过年。因为他更害怕过年时父母安排的满满的日程安排,而不是家人的温暖:“我在犹豫,但听我妈说,我给我安排了几次相亲,要不我就不回去了。”

年轻人催婚面临多大压力?根据某支付平台在情人节发布的“春节三天搜索数据统计”,结婚、洗澡、失眠已经成为人们在春节期间最喜欢搜索的三个词。结婚排第一,说明网友特别是年轻人的纠结,春节期间催婚的压力。

就在春节前,在讨论过年到位的声音中,“催婚、相亲、比收入”是最常见的高频词。可见现在的年轻人似乎不愿意接受家里精心安排的面试相亲。这一代年轻人都是佛教徒吗?显然不是。元旦第三天的情人节,无数单身年轻人在朋友圈自嘲。

当相亲变成了“面试”

春节期间,还有一件有趣的事,——。在年轻人抵制下线回家相亲的同时,一些金融平台实际上已经成为互联网的“相亲角”。

春节期间,很多90后青年在某财富管理社区发布自己的信息,试图寻找合适的伴侣。对此,平台官方也做了特别回应,称:像相亲一样,最重要的是保持大脑冷静。首先要擦亮眼睛,学会识别风险;二是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第三,要懂得和时间做朋友,耐心的把握时间。

这样的“互联网相亲角”并不意外,互联网社区跳出原有内容成为用户的“相亲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在虎扑、贴吧、豆瓣、脉脉、知乎、网易云、bilibili等消息区,我们看到很多年轻用户留下自己的一般信息甚至照片,寻找自己喜欢的伴侣。微博、微信群、朋友圈里的“单身狗”、“渴望爱情”的表情包,一次又一次的变化。毕竟社区是有人的地方,和自己在同一个社区,同一个渠道的网民,更容易和自己有相同的兴趣爱好。

一方面是网上主动,另一方面是年轻人对爱情或者相亲的态度差距巨大。

对于相亲或者交友,经历过几次线下相亲的肖旭颇有发言权。27岁的他,现在在上海某知名游戏公司做设计师。从去年春节开始,他父母就给他安排了线下相亲。去年春节7天假期安排了三次相亲,年中郑重安排了一次相亲,逼得他请假回家。

对于这种由父母安排的“面试”相亲,肖旭起初的态度并没有那么抵触。虽然他不希望父母过分干涉他的感情生活,但是因为母亲不断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他曾经有过尝试的心态。然而,经过几次尝试,他的反抗态度变得极其坚定。

“坐下后的那一刻的尴尬,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最重要的是双方父母在安排相亲时都会按照自己的标准和喜好来介绍。这种感觉不像是为了爱而交流,而是在《采访》中。”

在安排相亲的亲戚朋友眼里,性格、外貌、身材、收入、车库、家庭背景都是一个人可以量化的数据,而这些因素往往被用来衡量一个年轻人是否优秀。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感情不是一个可以量化的东西,尤其是对于那些追求个性解放,自我意识很强的年轻人来说,他们不喜欢被各种规章制度束缚,不喜欢被迫在具体的、现有的选择中做出选择。

在辽宁沈阳工作的27岁女生小杨认为,自己虽然大学毕业快五年了,已经工作租房独立生活,但在谈恋爱甚至结婚方面还是没有危机感。每到情人节,她还是会发一个“单身狗”朋友圈来逗自己。

ass="j_native_qrs210221 box" >

但她的父母并不这么认为,小杨表示:“家里长辈们的观念转变速度很难想象,别说上高中了,上大学时都强烈表示不允许处对象,结果一毕业就恨不得你马上结婚。去年初开始他们就酝酿好几次相亲活动了,结果被我全部拒绝。”

年轻人拒绝线下相亲,那么他们的线上婚恋模式又会呈现怎样的变化?

推荐算法下的社区成为首选

互联网的风口一个接一个,但社交始终是永不过时的——从QQ到微信、陌陌、探探甚至快手、抖音以及前不久火爆全球的Clubhouse都是如此。

而在社交这个大盘子下,也衍生出无数细分的垂直领域,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声音社交、图片社交等等,在这其中婚恋则是经久不衰的存在。这里面包括最初传统的婚恋平台如世纪佳缘、百合网、伊对,以及映客孵化的对缘、抖音孵化的红娘直播、快手的相亲直播等等。

各种垂直婚恋应用不断涌现的背后,是整个婚恋市场持续扩大的规模和商机。

根据观研天下数据显示,国内网络婚恋交友行业市场规模已从2015年的31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57亿元;2019年国内网络婚恋渗透率为54%,同比提升5%;预计2021年网络婚恋市场将保持稳定增长,总营收超70亿元,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

但是,诸如世纪佳缘、百合网等传统的垂直婚恋应用虽然在形式和技术上有所改进,无奈这类垂直婚恋应用在某种意义上仍是传统线下相亲的线上化。平台的用户能够接触到一些“潜在目标”,但对于更多用户而言,那种“面试”版的感觉依然存在。

另外,这种垂直婚恋平台大多伴随着高额的附加费用,想要接触到更多可能的对象,就要花费更多资金购买相应的增值服务。目前主流婚恋应用上想要和配对对象进一步聊天,费用基本都在500元左右,如果需要平台提供专业红娘服务,单次的价格可能要在4位数。

这种价格真心不便宜,更重要的是很多时候并不能为求偶者提供满意的服务。因此,更多年轻人愿意在自己钟意且喜欢的互联网社区里搞一场网络奔现。

深圳的程序员张亚玲,春节前就在虎扑发了一个求交友帖子,虽然是女孩子,但平时喜欢篮球和游戏的她也是虎扑的忠实用户。帖子发出之后居然得到了不少用户的回应,虽然大部分都是围观群众,但还是有不少潜在的“可能”。

对于29岁的张亚玲而言,被催婚已经是她的生活常态,但一边是996的繁忙工作(没有时间去进行工作外的社交),一方面是自己相对较真的性格难以接受父母的安排,所以她才会在虎扑上发布交友贴。

“外界对于虎扑的认知更多是直男吧,认为平台的用户都是钢铁直男,其实大部分用户的价值观还是很正的。”张亚玲表示,对于喜欢篮球和游戏的她而言,那些男生和自己会有相近的兴趣爱好,共同语言也会多一些,“我不希望自己下班回家之后和另一半都是各玩各的,还是希望多一些交流。”

张亚玲只是一个个体,但她的话语也代表了很多年轻用户目前对于恋爱甚至结婚的态度——同样的价值观、相同的兴趣爱好、更多的共同语言...

包括那些在理财社区发交友贴的网友们同样如此,只是他们选择的社区不同罢了。

同时,如今更多垂直类互联网社区、算法驱动的社交(泛娱乐)平台,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将这些“同类目”用户聚集在一起,在产生更多的话题以及社区活跃度同时,促进“婚恋的可能”。

从本质上来看,这些拥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互联网社区终将打破传统婚恋市场的信息错配和不对称,从而提升用户体验、满足用户需求。因为未来年轻人的婚恋目标不是“收入、房产、薪酬、学历”等指标,而是兴趣爱好和共同语言。所以社区类平台在聚集用户的同时,才会成为更多年轻人寻求网络奔现的最优选。

【结束语】

一边是拒绝传统的相亲模式,一边是线上主动追求脱单,当代年轻人追求个性、追求自我的特点,在恋爱的选择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当下各种推荐算法为主的互联网平台也为年轻人提供了这种可能。

一切事物都有两面性,从垂直婚恋网站和应用诞生的那一刻起,各种“杀猪盘”、“割韭菜”的负面例子也在不断出现,互联网社区同样有着这些隐患,包括虚假身份、虚假状态等更是屡见不鲜。所以在追求爱情时,任何人都要提高风险意识,提升甄别能力,唯有“何当一一穷真伪”,才能“千里姻缘一线牵”。